产品中心

首页- 银质打火机专区-银质《暗黑破坏神》主题打火机

银质《暗黑破坏神》主题打火机

鎏金这门奢华古老的工艺在当代几乎已经退出了常规制作领域, 而在顶级奢饰品中仍然占据一席之地,这种工艺,坦白的说从古至今都是服务于“王的领域”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应用在平常物品上。

 会员价:1999.00

 收藏价:¥1999.00

- +
库存剩余:100 件;已销售0

请选择您想要的商品信息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这款打火机 暂定载体为素银和素银局部鎏金两款

素银版零售价:1999RMB

素银局部鎏金零售价:3550RMB

这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局部鎏金的版本,并不适合长期使用, 更多是装饰意义, 陈列会异常漂亮。

鎏金虽然非常牢固,但也禁不住磕碰。 所以购买前必须了解这点。

鎏金,而非镀金, 这个就不解释了。  

鎏金这门奢华古老的工艺在当代几乎已经退出了常规制作领域, 而在顶级奢饰品中仍然占据一席之地, 

这种工艺,坦白的说从古至今都是服务于“王的领域” 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应用在平常物品上。

工艺繁琐复杂,成本惊人, 并且越来越少人从事这门手艺,极端危险,上次为了记录这种制作,我本人水银中毒, 险些回北京洗肺。

我记录这些,并不是为了学,因为这从工艺流程上讲,非常简单,只要不是缺心眼,2秒钟就学会。

我只是和大部分研究濒危动物的探险者一样,想记录这门手艺衰落的过程。

任何工艺,只要是好,一般来说是会蓬勃发展的, 而这种工艺正好相反, 原因无外乎以下几点

首先,电镀的发明, 均匀一层, 无论成本还是效率都非常高, 以打火机为例,一次500个,10秒钟完成。  

嫌不够黄, 再放几秒。  就行了

鎏金则不同,一枚打火机,2个人要半天时间, 并且不保证会是成品, 一旦是废品, 黄金是无法回收的, 成本就会摊入综合成本中

有人说黄金不贵, 才200多一克。  确实,黄金不贵, 但鎏金师傅的薪水呢? 

我一个表妹,CBD高白,月薪税前超过两万, 但要和鎏金的工匠比,她算吃低保的 。 

换个逻辑说,用性命当本钱鎏金制作,这是什么成本?   

抛开这点不说, 能局部鎏金,手艺好的,年薪50万现在都雇不到。  

基本干到40岁,就不会再做了, 因为手抖, 鎏金匠无一例外是禁酒的, 长期喝酒,眼神和手力都不行。

鎏金在两个流程是剧毒,烧金和烤金, 要用高温将水银完全排除。  

大部分都是露天作业, 放个风扇。 带常规的防护根本没用

细如发丝的细节,他们穿戴那么多,也干不了。

我去的那个村子,每年几个要去洗肺,开始鎏金,他们就把孩子女人轰走。 

其实这根本没用, 水银这种重金属,不会升腾,只能是留在土壤里。

我发过一张照片,院落的花草都是枯萎的。 

这个村子,自唐代就是做手工的, 我在朋友圈发过, 坦白说,非常贫困。 

耕种土地稀少,又没什么收入来源。  全村都靠手工艺。 

成本高,风险大, 竞争不过电镀。  他们的客户都是文玩市场, 各种的“仿古”   我这么说是好听一点。  

其实就是做“高仿假货”    任何一个文玩鉴赏节目中,都能看到他们的制作, 

各种所谓\"大开门“  专家们赞不绝口的叙述唐代工艺的多么多么好, 可实际上根本不是。

他们看不出来,因为这些人从不用现代工艺做东西,和唐代一样, 工艺没有差别,打磨还在用羊皮棍子。

而材料本身是难以鉴定的。  

某地拍卖了一个唐代掐丝金枕,新闻描述的非常完美, 最终拍卖价好像是1500多万。

看到新闻,我有点傻了, 因为我亲眼看见他们做的,他们报价才6万工钱(金子单算) 

奥格在年鉴配套的视频专辑里会有,我拍摄鎏金的时候无意中拍摄到了他们制作,不是刻意的,拍摄了进去而已。 

6万块钱,几个人要做半年,分摊下来,还要给拉客的人提成, 怎么能赚钱呢。

我开始对他们的生存状态,非常不理解, 如此高端的手工,怎么会贫穷。

后来我发现了原因

他们在保证传统工艺的同时,毫无创新能力, 具有顶级技术的人,甚至都不认字。

手机基本就是当表用,压根没有信号。 

一家做了清明上河图,全村都会仿,他们也不保护,按照他们的话说,都是亲戚街坊,犯不上。

然后就是恶意的竞争报价, 即便是赔钱,他们因为”信用“ 也要做下来。

关西人,讲究信用,而这种契约,比咱们的法律有效, 奥格有很多山西陕西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点。 

他们非常淳朴, 这在现在这个社会,近乎愚蠢。  真的, 不赚钱,赔钱,既然答应了 也要做, 并且不多要钱。  

他们认为这是手艺人的本分, 既然答应了,咋能再找人要钱呢?   这使我颇为汗颜。 

我从2年前开始与他们接触。

奥格非常想在自己的作品上,应用这些了不起的手工, 但初期接触并不顺利。

他们非常排外,外乡人进村,就好像日本人进村似得,家家户户锁门, 问谁,都装聋作哑, 各种摇头,说的最多的是”不知道“

第一次和其中一个比较开明的村民吃饭,席间以上厕所为名, 悄悄走了。   

后来熟悉了,我问他为什么不辞而别,  他说你们几个人高马大,又都不说话, 以为你们是警察,在钓鱼。

因为他们的技术,多用在”仿造“文物范畴, 处于灰色产业中。  他们不接触不熟悉的人。

几乎做的比较大的,都坐过牢或者被法办过。 

这主要是他们还有极强的文物修复能力, 不管什么人拿来什么修复,只要不赔钱就做. 

修的不错,为了多赚几个钱,还负责帮找买家。这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但按照我国的法律,这已经触犯刑法了。 

以他们所在的位置运城来说,漫山遍野的墓,我朋友圈发过,游山玩水,竟然能看到唐代的银矿,或者汉代的排水沟。

这地方早年都是武装盗墓, 武警不去都无法制止, 大量的秦墓晋墓,文物价值难以估算,国家也不是不管,

有据可查的都10个10个的枪毙,但仍然有人铤而走险。

因为墓葬垮塌或者地质变动,大量的盗掘文物都有破损,他们就负责修复或者为了区区几只鸡的钱,帮找买家。

当时我听了都难以置信。  但在过去就是这样。

现在趋于文明开化,知道这闹不好要掉脑袋的, 其实我认为,还是因为该挖的都挖完了, 我在关帝的祖庙的后山上,密密麻麻的的盗洞。

我进去一个看过,还有矿泉水瓶子呢,说明是新的。

山区太大,大的我这种城市人都不能想象, 也确实无法保护,  他们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我朋友圈刊登过的那些”树根“  他们每天在山上要百多里地,在悬崖上慢慢找, 然后扛回来,非常便宜的出售赚一点现金。  

我对他们那种无污染的特产特别感兴趣, 群山深处,根本也不用农药, 蜂蜜特别好, 他们的小蜜蜂真叫小,他们叫土蜂。 

我也问过他们为什么不出售这些, 他们似乎根本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价值。    

当地工矿企业一概不景气  。  贪腐严重, 国家这次反腐, 看山西的官场都是崩塌式的。  设想一下当地老百姓怎么会富。

还有个原因, 假货横行, 我奥格已经犯不上挤兑谁什么了, 但这个圈子,99.99999%鎏金的都是镀金和离子金, 成本比鎏金便宜百倍以上。

但标注,就是鎏金,  因为这种工艺和老百姓无关,没有奶粉食品那么具普遍受众群, 国家甚至没有鎏金的规范和工艺标准。 

他们排斥外人很大原因是因为这个

在他们那里要么学会了,要么做一件,拍照后,批量都是镀金, 出了问题,拿他们当挡箭牌。 

还有就是即便鎏金, 薄薄的一层,有点黄而已

我这次鎏金, 开始还建议我先电镀,然后再鎏, 我问为什么,他们说这样便宜很多, 都这么做,

因为银子要想用金子鎏实在了,至少6次,每次都要糊上才行。   

成本太高,  我问要是电镀,鎏几次?  他们说一次就够了。 外人看不出来。 

我问过他们,怎么区别, 他们说时间长了就看出来了  因为贵,也没人会划个口子看。  

奥格作品上鎏金 断断续续很多了, 但没有正式的推出 , 有些购买,我也是尽量不接不熟悉的客人的单。

原因很晦涩, 因为我不相信这地方的鎏金, 真心话, 我怕出问题,坏我奥格的招牌, 我不怕他们多要钱, 我怕他们要了钱,也弄不好。 

如果是熟客,大不了给人家退钱,道歉, 都是老朋友,都能担待。   

不是我亲眼看着的鎏金,我不给顾客, 我柜子里就有这种没在我眼皮下做的, 尽管因此还和他们有些小误会, 他们认为我不拿他们当朋友。 

他们显然不懂得这里边的厉害。   招牌,和朋友, 我当然要招牌,  这不是开玩笑。

早期鎏金的一些我一直不放, 不是我亲眼看着做的,不是我验收的,绝对不投放。  这是我原则。   

并且这个原则,永远执行。  我就当是去休假了。

他们开始不许我拍摄, 更不许我看, 没办法,才叫他们自己弄, 但弄完了我攒着, 不销售,  慢慢的就熟悉了   才许可我看。 

貌似这方面我扔了不至10万了。  

开始的,都是收到后,发到深圳,破损检查厚度, 绝大部分,达到他们的承诺, 也有真缺德的, 我要6次,给我电镀弄一次。 

摊牌,以后就没法见面了, 咋办?  当烟灰缸用呗, 跟某些人见面还要乐着,就好像不知道真相似得。 

如此断断续续,一家一家找, 找到了几家好的, 我也很坦诚, 要多少钱都给, 前提是必须我奥格的人在场。

金子奥格出,只给工钱,损耗我不要了, 工钱多给, 如果不答应,我也不做。 

财神,我不在场,告诉我用了8克, 我在场的情况下,都12克了还不行呢。  这种,哈哈一笑,当傻子就行了。  

真说明白了,对方一害臊,就不接了。   真要是跟做树脂的似得,满大街都行,我也不劳神了。  

后来他们也说了无奈, 工人不好管, 那种吃里扒外的很多, 人家有技术,你太严了  人家不给你做,到别的地方照样做。

鎏金时候,往鞋子里金泥一抹,2克没了, 看见也当看不见。  

有时候,他们的老板们,也确实难。所以我跟他们说,我眼睛大,我盯着, 为了叫他们相信,我也会鎏金,我拿起东西给他们鎏了一个, 也就是中毒那次。

这他们才放心。其实他们真的多余, 鎏金工艺很简单, 有什么可偷学的呢? 

总之,奥格的每个鎏金,都由我每个月一次过去,亲自弄。

我不在乎客户踏实不踏实,因为我即便是电镀,也没人有能力发现,我只是叫我踏实。 

说话要硬朗,就不能没谱。   我从没哄着客户,历来如此,也是因为这个,我凭良心就行了。  

我是卖玩意儿的,玩意儿地道就行, 总有行家会当东西。

那种”一克金子才多少钱,你这么贵“的还没入门的,我一般也都因为琐事繁忙,没有精力解释了。

以后也别问我,真心没时间,不是拽,恕我不能一一的解释。

另外,凡鎏金的,发货都是每个月5号, 我每个月去一次,这工艺南方搞不定, 环保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所有场地都封了的。  

谢谢

欢迎购买这款作品   


同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