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首页- 青铜香炉专区-青铜《四君子》香炉

青铜《四君子》香炉

这是一款非常经典的香炉,就奥格瑞玛工作室来说极具历史意义,因为这是我们所知道的近现代实现“宣炉”领域中,少有的按照当年配方类型制作的作品。

 会员价:999.00

 收藏价:¥999.00

- +
库存剩余:100 件;已销售0

请选择您想要的商品信息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这是一款非常经典的香炉,就奥格瑞玛工作室来说极具历史意义,因为这是我们所知道的近现代实现“宣炉”领域中,少有的按照当年配方类型制作的作品。

下图是我们供应的版本,都是经过精密抛光的,如果您收到后,有局部氧化,属于正常现象,因为就应该氧化,反之就不对了。

如图所见,是紫红色的调子,这是底材应有的颜色。在明代,实现这个颜色,需要将铜(所谓风磨铜)冶炼六次~十二次。

目的是提纯,因为外邦进贡的“铜”含有大量杂质。

这需要提示一点:(我们会在我们的书中有详细介绍)

首先,明代宣德朝制作“宣德炉”,并不是为了显示皇家的奢靡,正相反,仅仅为了保持朴素。

作为祭祀器的礼器,陶瓷过于昂贵,和现在不同,机械化的数控温度和化工辅助材料,可以按照要求烧制非常复杂的颜色和器形。

而在中国古代,这是不可能的,陶瓷是一种昂贵到难以置信的器物。

加之礼器的精美,贵族甚至用来馈赠,甚至变卖,因为这些统统是朝廷报销,随便说明是鼠蚁损毁,水火损失,即可。

到了宣德一朝,朝廷决议选用结实可靠万年牢的铜炉作为礼器,而选用外邦进贡的“风磨铜”为材料,也仅仅因为成本便宜而已,并没有传说那么邪乎,仅仅是成本低廉。

也绝无神乎其神的所谓含有15%的黄金之类的,宣德炉共170余款,1万八千多尊,要是含金,要用多少?

宣德三年四月,工部提交皇帝的全部材料共计117种,3365件,这份皇册至今保存,我们也是得到这些资料才配出了当年的配方。

比如其中:

暹罗国洋铜三万九千六百觔(觔:念“斤”,明代折册中的重量单位)

赤金八百两

以上原文分毫不差。 

那么就一目了然了,和铜比,金少的可怜。

黄金在宣德炉中的应用,仅仅为了鎏金,并且从数据上看,微乎其微的使用,要知道一万八千件中采用了八百两黄金,我鎏一尊佛像也要用2两,貌似还不够。

明代是个异常讲究制度的朝代,皇帝也是如此,这份工部呈报的“预算清单”有多详尽呢?铸造炉子需要工厂车间,每一个材料都要注明,并且写入数量。

原文:

“大毛栋柱三百根”、“铁力木十六根”、“大杉木一百三十根”、“官瓦六万觔”、“鼓铸局水夫10名”、“鼓铸局火夫10名”。

甚至连需要多少铜壶倒水,用多少水碗,都有呈报,这还不算,不是仅仅报预算即可,还要注明每个材料的用途。

即便是如此,“勤俭朴素”的皇帝陛下仍然不踏实,他在宣德三年四月二十四日给司理太监吴诚的敕册原文是:

“工部尚书吴中等所奏上册本,朕已亲览,所费浩大,今著尔可往工部校勘虚实,其金银药料等物,作何用度,可酌量裁剪,的实具本奏来,钦此”

您能看明白吧?皇帝认为预算太大,怀疑其中有贪腐虚报,但你看皇帝,不直接跟工部说,而是跟太监说,并且要求太监吴诚去查实。

可见明朝太监有多大的权利,吴诚是司礼太监,严格的说,他就是在皇帝身边,来人见皇帝前,检查一下觐见者的服装容情,并且告知一些见皇帝的规矩。

比如跪在什么地方(严谨到指定跪在某块砖上)、哪条腿先跪、磕头谢恩磕几下、怎么转身怎么走、步伐频率等等。包括语法、语音的快慢,都有规矩。

明代幅员辽阔,官员天南海北,但被皇帝召见的,来的路上,就要有人教怎么说话,不能有方言,

礼部还要再次检查,以明代来说要是会说南京话或者安徽话,这也可以,要是一嘴京片子话,倒霉了,

皇帝听不懂不行,皇帝说话你听不懂也不行,接受皇帝的召见,更不能看皇帝,各种记载说明与皇帝朝夕20年的人,也有不知道皇帝长什么样子的。

这是正常的,电影电视剧里,皇帝出紫禁城到天桥看耍猴儿的,被认出来了等等的,纯是扯淡,首先皇帝不能那么随便,其次不是一般人能用眼睛可以看他的。

~~~~貌似我又把一个严肃的事情扯远了~~~

皇帝派太监去查实预算,然后在当天,吴诚就去了工部,婉转的转达了皇帝的意思,而工部立即和吴诚逐一检查,所列200余项酌情增减(减的多,增的少)

原文节选:

暹罗国风磨铜,原册三万九千六百觔。

今裁剪七千九百二十觔,实该三万一千六百八十觔,此铜做铸造鼎彝诸器用。

赤金,原册八百两

今裁减一百六十两,实该六百四十两,此金作商嵌(原文如此)金泥,流金鼎彝用。

以上是原文,只字未改,只是将繁体字改为简体字,但我在查过将近一年的工部与皇帝的皇册原文后,我发现几个有意思的事情。

首先皇帝经常“大白字”,甚至错别字,比如宣德四年四月的给司礼太监的折子里一句“的实具本奏来”应该是“着实具本奏来”,因为后续折子里有这句话用的是“着实”。

其次,工部所用的将近200类材料的名字,有前后不一的问题。 

宣德三年三月初三工部原文是“暹罗国洋铜三万九千六百觔”。

然在宣德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工部的原文是“暹罗国风磨铜”。

而在以后的文件里,一直用的是“风磨铜”而没有用“洋铜”。

而这两者出入巨大,因为前文所说的是型材,也就是冶炼后的标准铜锭,明代这叫洋铜,后者说的是风磨铜是粗制的铜矿粉,没有冶炼的。

矿山挖出的含有铜含有杂质矿石粉土各种并生物,大铁锹扬起来,风吹走重量轻的灰土,沉淀的铜矿粉,就叫风磨铜,这并不贵。

我有时候甚至怀疑工部打算贪点,而皇帝似乎也不是缺心眼,他的怀疑是对的,并且在事后也证明了他的要求裁减也是没错的,确实没用那么多。

而从整体宣德炉的制造全局来看,比如各部给皇帝的奏册,事无巨细,每个奏折,皇帝都有批复。

您知道我认为宣德皇帝是什么样人吗?一个全才,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参谋班子,比如那些太监,否则难以置信他怎么能知道蟹青皮色用料不对呢?

什么款式的炉子做什么用,几时交付等等,他都有批注,奥格的第一本书中,我们争取全文白话翻译这些,非常非常有意思。

另外,这些还能看出明代的朝廷管理模式,比如工部顺皇帝的意思,裁减用度。但并不是全部裁减,有些还增加了。

而增加的,多是无足轻重的,比如:

“石灰,原册四十石,此石灰作起造工匠舍炉竉等用,不敷,再加十石”

“黄沙,原册三石,此沙和黄虫鬣(电脑里没这个字)等鼎彝模坯用,不敷,再加三石”等等。

按照皇帝的意思裁减,但为了表示工部的态度,无关紧要的竟然还增加了,但如所见,黄沙石灰之类的,无关紧要。

这是中国自古官员儒生的惯用手段,没有实际工艺意义,仅仅是体面,中国人最要面子,自古就是,而儒生更是如此,一个预算呈册都能体现这点。

而这也是场面上必须的,文官都是这样,其实就是办差,但非要弄的“有原则”。    

在后续的预算批文中,皇帝还随文附和一下,弄的满堂和气,谁也不别扭。

以上这些调查,结合当年的原件等制撰文,我研究了三年,包括但不限于仅仅为了制炉,因为本身这就是我的私人爱好。

明代很多史料,在现在还是很多的,因为清朝没有大肆损毁明代官方的文件,以清朝的国体来说,他们自诩是从李自成手上夺取的天下,而不是明朝。

所以现在大家还能看到很多相对完整的明代遗迹遗存,各种文史资料。

文本文案类型的,国内很多,自民国初年,就有系统的管理,包括查阅整理,而我们多在意收集历代的有关工艺方面的资料。

就宣炉来说,中国台北和英美法等地的资料相对充足,中国大陆的资料并不多或者说不全。

在大陆,相关领域的研究,更多的是被称作“商业团队”的个人和组织去研究和细分。 

中国现在还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更多的是疲于生计,还没有到有“爱好”的时候,因为这需要很多钱。

甚至没有一种为了佐证一个严肃的问题而去的地方。

中国太大,很多资料也不许私人摘录,博物馆里拍照在很多场合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

个别说法是怕损伤防盗光学设备,这理由荒唐的匪夷所思,没有科学依据。

还有就是所谓的保密,我也不清楚人类文明留存的器物有什么可保密的,但总之很多不许拍照,我不知道什么地方许可拍照。

比如奥格铺子就可以随意拍照,这其实是一种自信或者说共享和传播精神,也是对各种场合不许拍照的一种力所能及的抗争。

经常有一些朋友和我交流宣德炉所谓的知识,我不用谦虚,根本无法称之为交流,因为双方拥有的资源量不对等。

当聊起宣德炉,一般是什么呢?“是不是真有金子”、“我街坊买过一个,从宫里出来的,你给看看是不是真的”...等等,诸如此类。  

前者甚至连起码的金融逻辑都没有,更不要说工艺逻辑,一万多件,几十斤一件的炉子含有百分比的黄金,

明朝有这么多黄金,会没钱支付军饷而贼寇四起直到亡国嘛?

至于后者,最早我就是一笑,越往后越感觉悲观,一部分人的起码文考逻辑都没有,不仅仅没有,更多是讹传戏耍嬉笑。

这本应该是件非常非常严肃的事情。

可大部分人对严肃的事情并不严肃,而对可以嬉闹的事情反倒异常严肃。

我认为这篇为了卖个香炉而写的介绍中的内容,有些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在互联网中。

而这些内容是科学严肃的,只字不差,传承有序,有档可考。

这方便的积累和叙述并不难,有钱购买和吃喝嫖赌无关的书籍,基于爱好,慢慢研究,就能理解和应用。

就个别方面,我应该是名副其实的专家,从理论到实践,配错一个方料,损失的是钱,并且是很多很多钱。

就宣德炉来说,如果您仔细的研究这个领域,得到最大的乐趣,其实是历史。

比如,很多人对当年这类炉子存在差不多一万八千件表示怀疑。

因为很现实的说,至今没有任何博物馆非常严肃的说自己所藏的是“宣德炉”。

因为自明代到现在,都以制作宣德款的炉为业,并且长盛不衰,因为中国有自己固有的相关文化和生活需求。

“宣德炉”是一种制式,是一种器物形式,并非说的是某一款炉子。

因为在宣德炉以前,青铜的此类物品叫做“鼎”,在它以后才叫做“炉”,老百姓家能不能用鼎?显然不能,但炉可以。

这才是这个门类的器物一直存在的原因,从宗庙进入百姓家中,受众面多了。

这个方面领域还有很多内容,包括历代的祭祀制度,社会等级制度,甚至包括建筑模式演化等等等等。

包括香料的材料演变进化,秦汉有沉香木吗?

必然不能,因为产地不是这两朝的势力范围,所以秦汉的炉具不可能那么细小精细,出土的同时期青铜物品中残留的是松木木炭和谷物包括牲畜人类骨骼。

社会不一样,使用方式包括形态也不同。

比如有人质疑我们做的炉子很小。

原因很简单,我们说的是香炉,我们不做“宣德炉”。

其次,手里可以把玩最好。

谁家有宗庙祠堂?以宣德炉来说,尺寸有规定的,而这种尺寸制式和使用环境有关。

南京北京包括各地都有明代建筑,如果是够级的皇家建筑,建筑物高度是有规定的,高大宽敞前脸大部分的都是门窗,并且可以随时打开,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电灯。

白天进入如果要采光好,必须高大。

庐山毛泽东的居住地有一尊宣德炉,说是当年吴晗选的,吴晗不用多说是谁了,了不起的明史专家,专业的挖坟者(也有叫考古的)。

这么大的房子里,巴掌大的就显得太小了。而在咱们大部分人现在住的环境中,你放个40厘米的就离谱了,我看了一下,我家厨房的面盆才38厘米。

这是有关尺寸。

另外,这个器物领域,还有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背景。

为什么当年一万八千件,至今难觅。

我简单说一下,细节和对应的资料,在奥格的书里找,篇幅所限,我先说重点的。

当年确实非常多,非常非常多,为什么找不到呢,因为战乱。

明末的叛乱,多是由一小撮有点小文化的带领一大群目不识丁饥不果腹的暴民,组成的一种底层社会的***群体。

这种群体对文化领域的破坏是难以言状的。

现在地球上也有这种群体,中东啥的那些,我就不说太明白了。

在中国古代,比如明朝,也是如此,明代在灭亡的时候,正规军还有很多,包括崇祯皇帝也不一定非要去景山,只要回到南京,仍然可以抵抗。

正史只言片语,加上对那个时代的制度的分析,他完全是悲愤交加,以一死换满朝庸臣千古恶名。

他本可以走,但他一个人走不行,整个朝廷都要走,这就涉及了满朝官员的利益了,买卖身价都在北京,谁也不愿意走。

臣子即便是亡国了,还可以做一方富绅,对晚明的诸臣来说,就是这样,亡国不亡国的无所谓。

而皇帝不行,崇祯非常非常的勤勉,并不是昏庸的帝王,按照现在的标准,他虽然不是狮子一样的领袖,但他的队友,显然的不如猪。

满朝权贵,富贵何止亿兆,但在危机关头,仅仅象征性的捐了区区一点点钱,明代打仗,士兵是职业,要开工资的,在营里闲着,基本工资。

一旦打仗,就有绩效奖。

没有钱就没有卖命的,这点来说中国自古如此,现在也是一样,没钱谁给你做事?别看嘴上说的都好听,事实上做事是在给钱做事而已。

朝廷没有钱,就没有士兵打仗。就难以抵挡李自成和诸多叛乱势力的进攻。

而李自成之流,就不需要军饷了吗?

显然的不是,也需要,并且更甚,至少你要叫这些暴民吃饭吧?

在各股势力没有站稳脚跟没有系统的管理和征税钱,这个群体的物质资源的来源只有一个途径:抢劫。 

当然是抢劫官府,抢劫权贵,而这些阶层,正是拥有宣德炉的群体。

开仓放粮,洗劫任何一个比他们富裕的人。

开仓放粮,大部分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历代都有地方官仓和朝廷直属的太仓。

设立目的是防止饥荒所造成的叛乱和百姓起义,在明代更重视这项建设。

朱元璋父母都是饿死的,他也险些饿死,所以他非常重视这点。

但明代开仓有系统而严谨的手续制度,不是谁想开就开的,非万不得已,不能轻易用。

不是随便一个小饥荒就开仓,也不能因为要饭的多就开仓,明代的粮仓,只有饥民和皇帝有权开。

饥民迫于无奈的以暴力手段得到的官仓以至于太仓的粮食,吃完了并不是就算了。中国人吃饱了就不闹事了,鸟做四散。

法不责众,但挑头主事的,必死无疑。

明朝对官僚贪腐的惩罚是令人发指的,但对老百姓的手段,也是历朝最严的。

明末一些地方被李自成和其他叛乱攻陷的时候,粮仓是满的,银库银子也很多,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也完全可以招募护勇和官兵抵御。

但没有中央的标准书面授权,没人敢用,这也是明代官僚体系的绝症。

治理中国人很难的,没乱子的时候定的制度,出乱子了完全不能应对。

开仓放粮,洗劫城池所有金银和任何可以用作商品交换的物资。

宣德炉就是在这个乱世被流落的。

宣德炉含金,并不是现在傻帽的逻辑,明末就有这个说法。 

这对暴民来说,横财一笔,谁不抢?

抢走后打算换几根金条回家买房子娶媳妇,当铺一看,就是铜的,没金。金条两根够呛,大钱一吊现钱成不?

虽然买不了房子,但一吊钱,回家找个小寡妇绰绰有余。

任何一个名副其实的暴民刁民,肯定就换了啊,当铺拿走干嘛?

融化,制钱,或者用铜抵税。但肯定不会亏钱,毕竟宣德炉是含铜量极高的。

电影电视剧,缴税用银子,这都是胡扯,银子老百姓不可能有,因为资源是朝廷的,税收是以银本位的铜制钱为基。

至于现在人所说的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当时是一个比扯淡还扯淡的逻辑。

中国人,从不在乎这些不能换两屉包子的内容价值,更不可能尊重。

这就是宣德炉消亡的原因。

即便是真的,也很难断定。经历那个时期,对这么众多的器物,在一个没有价值认识的时代,也做不到传承有序。

三希堂的玩意,谁的东西,历代经过谁的手,都是有资料的,因为太值钱太珍贵。

所谓来路不明,中国人是不收这种东西的,别看中国人没有什么文化价值的深层认识,但我们中国人从来也不傻,没可靠来路绝对不轻易掏钱。

而针对一个有一万八千件的载体群,就没这个心思了。

前几天我去的一个老理发店,倒退20年,那种很重的椅子,白给您,您也不要,太重,也不好看,家里放不下。

这才20年,我估计没个万把的买不来了吧?

对应宣德炉也是一样,一个逻辑,当时不重视,或者有更务实的用途而消失了。

这对宣德炉是一次浩劫,但包括还不限于宣德炉,寺庙,各种衙门,各种大户人家等等,只要是金属的,能换包子娶媳妇的,统统遭此厄运。

宋徽宗有记载的有3000多件夏商周青铜器,异族攻陷后,至今,有几个还?

金戈铁马胡马阴山,谁是商王谁在乎?融化了做个马磴子,装备几个骑兵,拿下一座城池,抢了金银花姑娘才是王道。

咱们都别说异族游牧民族,XX门广场横着那位,毁了多少东西?

这是第二个阶段,史无前例的某时期。

任何封建的、不红色的、不革命的、不能体现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价值的,和威胁影响某种价值体系的一切的一切,统统的被系统的不走样的彻底的连根带叶的毁掉。

谁家敢存放除了红宝书和某人大头像以外的物质?

我在和一个河南老乡聊天时候跟我讲个笑话,农村不都贴门神吗?某村民为了体现自己的又红又专,把门神撕掉了,换上了领袖和副统帅的大头照。 

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旷日持久的批斗,敢叫领袖守门?册那!

这虽然是笑话,但事实上就是这样,别说宣德炉,门神不稀罕吧?

真真切切的,中文的系统介绍,没有,不信查查看呗,著作全部是英美的,顺手淘宝试试看,看我说错没有。

我朋友圈有时候放的一些门神或者类似用途的木版画的资料,经典的全部是英国出的。

所以当我在某地庙会一个地摊上看到清代原版的木板转印彩色年画的时候,身上的钱全部奉献。  

这个时期也毁掉了大部分古代器物,尤其是金属类型的器物。

绝对应该被申遗的“大跃进”,不用说,您也能想象到那个时期毁掉了多么大数量的瑰宝。

我朋友圈刊登的那个台湾大师收藏的明代锦衣卫的佩刀就是如此。

我在他家拿起来的时候,非常小心,因为我知道很贵。

而他说某时期,这种东西不值钱,首钢一次性的这种明清佩刀几十万把被熔炼,然后做成农具什么的。

我能理解那个时代的特殊性下的一切行为,但听到这个数字,仍然非常震惊。他网名叫“酋长”,喜欢刀剑的朋友应该知道他的那些收藏。

这是第二个时期,也和这种器物的消失有直接关系。

顺便,破四旧之类的,装大B的成分更大。

牛逼把太和殿拆了,对吧?不也没拆吗,上层阶级真不懂价值吗?不是不懂,芦林一号里最招摇的就是宣德炉啊,真不是不懂,不当东西罢了。

再有就是乱世的文物流失,这和利益有关。

在中国,大部分拥有文化产业支配能力的,牛逼收藏的,我敢说大部分都是土鳖。

拍卖行收一套明代唐卡的,你把地图给他,问问他布达拉宫在什么地方,信吗?他绝对不知道。

其实也没有必要知道,他知道自己有钱可以收回来,然后充实自己的资产估值就行了。

至于文玩的,我都不好意思挤兑这个圈子的一部分人,我说的是一小部分啊,我不得罪人。

你问玩手串的,一部分人不知道这配饰的起源和发展过程。

你问玩玉的,他不知道在缅甸一些地方,翡翠是盖房子用的材料。

老坑,玻璃种,包真,包老。

卖文玩的,有几个敢说“我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制作年代”的?

无一例外:我这是晚清的、我这是晚唐的、我这是南汉的(我也不知道南汉是啥时候在啥地方)。

事实上,历经诸多动乱浩劫,哪里有那么多呢?

再者

即便是唐代的都值钱吗?显然不是,唐代的陶制玩意,根本也不值钱,我收了有唐代的陶马各种镇兽,很便宜。

很多人不相信,首先是因为不知道有这种东西,手串以外的东西。

有人大几千大几万的弄个手串,我花几百块弄个唐代的镇兽,我感觉乐趣是不一样的。也别说几百块假的,几百块假的做不出来,不够成本。  

很多真的,反倒便宜的惊人。

比如我就是真材实料做炉子,看看下边几张图的包浆效果,有时候我特别想问,谁见过有人这么做过?

不是我小人得志,真心的,谁见过?

这是我们用大量的金钱堆出来的,是知识和钻研精神。

我们还能做更多古籍记载的效果,但受制于题材和售价的因素,以后慢慢来。

如果谁能几百块钱能买辆带V8发动机的跑车,那么这一定是在床上实现的。

说正经的!

下图是供应的版本,如同所见,如果收到后发现有局部氧化,属于正常,如果要永久光亮的,试着到三星或者小米网站试试运气,奥格不供应。

一般到手后通过手的盘养,就开始出现氧化包浆,这个包浆的效果因人而异,效果会不同,

但可以肯定的是若干个星期或者几个月一年后,您手里的是独有的包浆。

以下图为例,前边几个是测试时候用的版本,其实右边三个成分接近,但最暗的那个是我自己盘出来的,其他两个不是,所以效果不同。 

即便是一样的材料,不同人的效果也不同,这取决于身体特质,比如酸性体质和碱性体质,效果都不一样。

但可以肯定,不会有两只一模一样的,即便是我,同样的材料,我在不同季节盘出来的都不一样。

下图就是我盘的一款,好像这尊小炉被朋友弄走了,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也不会给,因为下图是个废品,您看出那里有问题吗?

圈口上盖和炉的缝隙不平。批量的就没有这个问题,图中这尊炉子,因为测试赶时间,我们没有整形,

我在朋友圈刊登过吧,一晚上我们要测试过百尊铸造,因为材料我们也不确定是不是最好。


同类产品